按照長沙市建築業協會建築施工設備租賃分會的公告,“從2014年2月1日起,對未取得行業確認證書的建築施工設備租賃企業,將停止其在長沙承接該項業務。”這意味著,在長沙市從事建築施工設備租賃業務的企業,必須向協會提交申請,辦理行業確認。(據《新京報》)
  作為行業自律組織,其實長沙建築施工設備租賃分會成立之初,對加入協會的作用比喻得挺形象:企業間“抱團取暖”。遺憾的是,現在“抱團取暖”變成了“組團挨宰”,入會就得交錢,不交錢就做不了生意。當然按照常理,行業協會對企業並沒有絕對的約束力,企業可入也可以不入會,至於開展業務,只需符合政府的相關要求即可,也不需非得經行業協會的同意。
  但該會有自己的辦法,公告和安監站聯合發出,一下子就讓協會的公告成了官方規定,有了強制力。說白了,人家玩了一招狐假虎威的把戲,企業不得不乖乖就範。當然,這“狐”可不是騙人的狐狸,而是退了休的真“老虎”。報道說,協會的會長退休前就是安監站的站長,副會長也是安監站退休人員。
  至此人們也就明白,正因為協會有著純正的官方基因,才成長為對企業頤指氣使的“最牛協會”。如此深厚的官方淵源,簡直讓協會成了第二安監站。行業協會一旦成為行政機構的“下屬單位”,那麼很可能會站在企業的對立面。協會作為名義上的民間機構,官方不方便辦的事它可以辦,官方不方便收的錢它可以收,給企業的經營設置門檻。而且,前有車,後有轍,安監站的工作人員退休之後都有了去協會任職的後路,協會異化為安監站壟斷的“買賣”。
  退休官員到行業協會任職,很容易讓行業協會半官方化,有違行業協會的宗旨,甚至會因此滋生腐敗。正因如此,全國很多地方的公職人員退休後到行業協會任職都有限制性規定。比如深圳就規定,公職人員離退休3年內不得任職行業協會。但說實話,類似的規定也不一定能夠治本。
  “最牛協會”是權力基因生出的怪胎。要想避免“最牛協會”的出現,最關鍵的是剝離其身上的權力屬性。只要我們加強對政府部門的監督,不讓政府部門和行業協會間有實際權力的輸送,其實誰在裡面任職倒無所謂。否則,即使不是退休官員任會長,也可能做出不利於企業的事情來。
  劉昌海  (原標題:“最牛協會”:)
創作者介紹

Capture fish

bndtstpca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